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43章 赌约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43章 赌约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林宇,明天见真章吧,我们打个赌。

”方世明恨极了林宇,声音冰冷道。

“你说!”林宇丝毫不怂,他说过只要方世明跳出来针对他,这一次,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不给方世明一点教训,还真当他好欺负。

“明天我们就以祈雨的诗词分高低,输的人向赢的人下跪,钻裤裆,当着外院所有人大喊三声我不说人,我是渣滓。

”方世明已经彻底怒了,这一次他要抓住机会,彻底整死林宇。 他相信,凭他弟弟方世杰作出的这两首诗词,必会让林宇输的死无葬身之地。

嘶!听到方世明的赌注,所有人都是倒抽了口凉气,就连赵东如也是微皱了皱眉头。 “都是方家人,别胡闹!”方世玉沉声道。

方世明却是冷笑着看向林宇,挑衅道:“你不敢?就你这样的人,也配院主举荐?”林宇眼中划过一道寒芒,但他脸上却是平静如水,道:“有什么不敢的?只是这赌注还是太少了……”“什么?”这下,倒是让众人都是惊呼出声,连赵东如都是暗暗乍舌,林宇哪来的勇气?不过他随后想到了什么,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意。 昨天方清雪已经说过,会交出一首祈雨诗词让林宇带来宜川镇,显然,林宇的底气,就是来自方清雪的那首祈雨诗词。

这小子,真够损的……“除了你说的那些赌注外,你我各自加五百两银子作为赌注。

”林宇看着方世明。 如今他两袖清风,身上最缺的就是钱了。

既然方世明将脸凑过来让他打,不恨恨地宰一次,还真对不起对方了。

“才五百两?你是看不起我方世明?一千两!”方世明财大气粗道,鼻孔冒着热气。

“好!”林宇神色一喜,送钱不要白不要,随后转头看向赵东如、方世玉,以及在座的本地乡绅,道:“还望赵师以及诸位能当个见证人。 ”“好!”赵东如点了点头。

其他人见状,也都是纷纷点头,甚至都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了,这可是方家子弟跟赘婿之间的斗争。 赌注还非常之高。 输的人,无疑会就此身败名裂。 方老弟玩的太狠了啊……晚宴因为林宇与方世明的争锋相对,而早早结束,方世玉派人将林宇等人安排好房间后,便是早早离开,连夜赶往乡下。

他还要准备明天下乡的祈雨安排,可以说这段时间,他忙碌的晕头转向。

“林宇,这方世明太过了,不过有方小姐交给你的祈雨诗词,他的算盘要落空了,注定要身败名裂了。

”在林宇进入客房不久,赵师便是摸黑来到了林宇的房间,开口便是轻笑道。 对于方世明此人,赵东如显然也是极为不喜。 如今林宇借助方清雪的祈雨诗词,好好教训下方世明也好。 林宇闻言,神色突然是变得怪异起来,小声道:“今天早上走的急,清雪的诗词还没有交给我……”“什么?”刚坐下的赵东如,屁股还没捂热,便是蹭的站立起来,身形摇摇欲坠,颤声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稍有不慎,你这辈子就毁了。 ”文人最在意的就是面子问题,要是林宇败了,那就要完成赌约,钻裤裆,承认自己是渣滓,这辈子想要抬起头几乎都不可能了。 “我不该催你的……要不我派人连夜赶回方家,然后十万火急将其余诗词送来?”赵东如痛心疾首,后悔之前派方小年去催林宇了,谁知道居然会酿成这等劫难。 林宇看到赵东如心急如焚的模样,内心感到无比的温暖,感动之余,揖礼道:“弟子多谢赵师的关心,对于明天的祈雨,弟子还是有些把握的,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林宇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自信。 “哎,方世明都说了,他有两首祈雨诗词,看样子是从方家之龙那里得来的,而方家之龙是什么人物?那可是才华横溢的妖孽,整个武陵郡的后生佼佼者。

”赵东如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起来,而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说道:“要是他赢了,老夫就告他找人代写,就算得罪他这一脉又如何?”“赵师……”林宇内心震动,他知道赵师看重自己,却没想到愿意为了自己,不惜得罪方世明这一脉。 要知道,方世明的弟弟方世杰,那极有可能就是未来方家最接近天道门槛的人。 这份情谊,林宇发自内心的感动。 “你尽量试着写一写,老夫也琢磨一下,争取写出一篇效果不俗的祈雨诗词来。 ”赵东如没有心思再呆下去了,明天就是林宇跟方世明赌约的见证日了,作出祈雨诗词迫在眉睫。

赵东如心急火燎的离开,林宇看到他的背影,双拳微微紧握。

这是他来到圣文大陆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温暖,两人非亲非故,却甘愿为了自己得罪方家高层,怎么能不叫人感动。

随后,林宇在烛光下,摊开纸张,研好墨,右手执笔沾墨,便是在这洁白的纸上写下了那篇那认为最适合的祈雨诗词。 他自己何尝不是在赌?但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斗,其乐无穷,不是吗?我要这天下雨,那么就会想尽办法写出让天下雨的诗词,这难道不是一种乐趣?我要方世明身败名裂,自尝恶果,那我便写出更好的诗词来,哪怕是方家之龙方世杰的诗词又如何?我自拔刀向天笑,这难道不是一种乐趣?这一次,林宇直接将气府中的才气,汇聚于指尖,凝聚与笔尖,洋洋洒洒写下了整篇的祈雨诗词。

感受到周围的才气波动,一抹微笑也是浮现在了林宇脸上。

房间中,不仅仅是天地才气的凝聚,还有那才气中蕴含的雨水气息,都围绕着林宇周身旋转了起来。

若是有外人在此,便会发现这首祈雨诗词,俨然也是达到了才气绕体的程度。 才气绕体,也让得林宇的才宫,在此刻轻微的颤动起来,那充斥才宫的才华顿时缓缓汇聚向水晶塔内。

林宇的修为也节节攀升。 而他,也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状态当中,仿佛此刻自身化成了一团才气,与天地间的才气交融。

福至心灵,林宇只感觉到眼前豁然开朗,隐约间,气府当中的液态才气,在此刻似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缕缕才气,更是从林宇的七孔中喷出。

“才气离体的征兆?”林宇念头微动,心中更是欢喜,他通过感悟道德经,气府与才宫都经历了洗礼与蜕变。 气府才气液态,这是成为才气离体的文士的征兆,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才气离体的情况出现。

直到刚才再次书写出一首祈雨的诗词,他终于感受到了才气离体的状态,虽然还只是开始,但假以时日,成为才气离体的文士,必将不在话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