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中国国企与科幻作家“亲密接触”激发创新火花
2019-05-20 / 来源:本站

世事哪能尽如人意,不要在一件烦恼的事上纠结太久,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累,会神伤,会心碎。

  辛弃疾有许多与相似之处:他始终把洗雪国耻、收复失地作为自己的毕生事业,并在自己的文学创作中写出了时代的期望和失望、民族的热情与愤慨。在文学创作方面,他不像陆游喜欢写作诗歌尤其是格式严整的七律,而是把全部精力投入词这一更宜于表达激荡多变的情绪的体裁。宋词在手中开创出一种豪放阔大、高旷开朗的风格,却一直没有得到强有力的继承发展。直至南渡之初张元干、张孝祥、叶梦得、朱敦儒等人以抗金雪耻为主题的词,才较多继承了苏轼的词风,起到一种承前启后的作用。但他们的这一类词作,主要是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为内心激情所支配的结果,而没有成为有意识的艺术追求,也没有更大幅度地向其他题材拓展,所以成就不是很高。

中国国企与科幻作家“亲密接触”激发创新火花

在国家电投黄河公司的共和光伏产业园区——全球装机容量最大的光伏园区,科幻作家昼温站在观光塔上,俯瞰如海洋般一望无际的太阳能电池板阵列,感觉它们“像深蓝色的多边形向日葵,沉默地汲取恒星能量”。 “体量巨大的事物能对人类感官带来剧烈刺激,以后可以从这个方向写作。 ”她说。 正在为一部长篇科幻小说搜集素材的作家七格用“神奇”一词来形容国家电投黄河公司研发的水光互补发电技术。

共和产业园区的光伏发电先被输送到龙羊峡水电站,经过调节后再送入电网。 天晴时,光伏发电足够,水电站不发电;遇到天阴或夜晚,水力发电可以快速补偿光伏发电。 这样,不稳定的光伏发电就可以转换为安全稳定的优质电源。 在七格的想象中,光伏发电输出的交流电,或许可以通过机器学习等方式模拟人类脑电波。 “时间长了,我就可以在国家电网里养成一个人工智能。 ”他说。

在黄河公司多晶硅工厂的还原车间,科幻作家们对还原炉中正在高温下“生长”的多晶硅棒很感兴趣,一个个排队用手机透过炉子上的观察孔拍照。

这里生产的多晶硅纯度可达“11个9”,即一百亿个硅原子里,最多只有1个杂质原子,成功打破了美、德等国的技术垄断,使得电子级多晶硅国产化成为可能。 作家赵垒对科研人员面对垄断迎难而上的精神印象深刻。 “科幻小说里常常写对抗高科技的外星人入侵,倘若科研是一场仗的话,必定靠这种精神才能获得胜利吧。 ”他说。 和他一样,不少科幻作家为国企员工的奋斗和牺牲精神感动。

“我们在城市安稳用到的每一度电,都是在比较极端的自然环境下获取的。

”来自广州的科幻作家苏莞雯说,“国企很多基层人才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岗位,让人敬佩!”这位以往创作偏向奇幻、更关注个人情感的作家说,这些大规模工程展现的集体力量启发了她,今后在科幻创作中会探索个人情感转变成集体状态将发生怎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