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团缘》第三十六回 为爱放手
2019-07-05 / 来源:本站

《团缘》第三十六回 为爱放手

  赵美琪带着失望与悲痛回到赵公馆,她正在房间伤心流泪时,只见鹏城走了进来,此时,鹏城又免不了对司剑与杜青青的事添油加醋了。

美琪静静听着表哥的话,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对她而言都无所谓了。 当她提出要见杜青青一面时,鹏城顿时感到害怕与紧张,他不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表妹见杜青青会有什么事?更害怕杜青青会对美琪全盘托出,那样他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尽管如此,他还是答应了。

  离开赵公馆后,鹏城便匆匆去找杜青青了,当青青得知美琪要见自己时,杜青青感到非常意外,难道是美琪已经看穿了一切?然而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司剑根本都不爱自己,而自己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爱!也许,这正是一个向美琪解释的机会。   美琪约见杜青青这天,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中的乌云把一切都压的阴沉沉的。 杜青青早已在公园的亭子里等美琪了,然而美琪迟迟没来,青青有些坐立不安了,突然却下起了大雨,望着亭子外的雨,杜青青有些感慨万千。

  突然,一辆车在亭子的不远处停了下来,是鹏城的车。 只见美琪从车上走了下来,今日的美琪穿了一件低领短袖红色旗袍,显得雍容华贵,她撑着雨伞缓缓向青青走来。

  “美琪!”杜青青喊了一声,随后又显得拘谨不安,毕竟是自己让她与司剑产生了误会。

美琪放下雨伞,说道,“青青,这次我约你出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青青忙问是什么事?  “你爱司剑吗?”美琪问道,杜青青听了,正欲回答,却被美琪打断,“我知道你很爱司剑,我希望在以后的生活里要好好照顾他!我会真诚祝福你们!”杜青青听了美琪的话,甚是惊讶,立即说道:“以前我是很爱司剑,但我跟司剑生活后还知道了什么是爱。

爱并不是一方的付出,而且双方甘愿为对方付出!”  “原来你还是很爱司剑!”杜青青继续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境地,而你仍然很关心他,牵挂的人还是他!而他也一样!”  “爱与不爱已经不重要了!”美琪平静说道,“我会真诚祝愿你们,祝你们幸福!”随后问道,“你们让他幸福吗?”杜青青听后,着急说道,“今生今世我都不可能给他幸福,给他幸福的人只有你!”随后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我见他为你成天消沉落魄,我以为我可以用我的爱去拯救他,然而我的想法太天真,唯一能够拯救他的人只有你!”  “你会的!”美琪肯定道,“总有一天你们会相爱的!”杜青青本来想把一切托盘而出,然而却看见车里的鹏城,便问道,“你真的会嫁给鹏城吗?”美琪听后,没有回答,杜青青又问了一遍。

美琪听后说,“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司剑能拥有你而幸福!”    杜青青听后着急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时时刻刻为对方担忧,却不为自己着想?你知道吗?司剑喜欢的人是你!”美琪忍住眼泪说道,“两个人相爱,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时时为对方着想的心!”说到这里,美琪弯腰拾起地上的雨伞,走进雨中。

  “其实,司剑并不爱我,他爱的人始终都是你!”从美琪的身后传来杜青青的话,美琪的泪水夺眶而出……  美琪离开后,杜青青便立即冲进雨中,她想把美琪的事告诉给司剑。

当杜青青把美琪要嫁给鹏城的事告诉给司剑,司剑十分震惊!来不及细问便冲进了雨中。

婉婷听说了这件事,也非常吃惊,便想让鹏辉去赵公馆一趟。 鹏辉听后有些为难,毕竟一个是自己的哥哥,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到底该如何做呢?婉婷似乎看出了鹏辉的为难,便说只是让他去问问美琪是否真的不爱司剑了?听了婉婷的话,鹏辉还应承下来。

  司剑跑到赵公馆门口,大声喊着美琪的名字,然而美琪并没有出现。

“美琪,你真的要抛弃我了吗?”司剑伤心欲绝,“你难道真的要嫁给鹏城了吗?你这样做是逃避,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放弃你了吗?不会的!我还是会爱你!爱你一生一世,永不改变!……”雨中的司剑说了许多许多的话,站在二楼卧室窗前的美琪,她听见了司剑的话,伤心留下泪水,“司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你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吧!今生我们虽不能在一起,但愿来世我们能相守相依!”  晚上,鹏辉便来找美琪了,他此次的目的就是想向美琪问清楚,她是否还爱司剑。

然而当鹏辉说出司剑的名字时,美琪还是很着急,忙问司剑出了什么事?从这里鹏辉便得知美琪心里还是有司剑的。 美琪却说只是朋友间普通的关心罢了。 鹏辉听后劝道,“你这样做可不能后悔,因为今日你所做的这个决定不仅伤害了你,还伤害了司剑,若干年后。

你又将如何面对今日你所做的决定?”美琪听了无言,她转过身去,望着漆黑的夜空,其实她的心里很明白表哥的话,然而如今的自己又能怎么样呢?鹏辉也已经知道美琪的心思,这时他看见书桌上美琪写的诗,他大致看了一遍,趁美琪不注意时,偷偷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第二天,鹏辉便把昨晚的事一一告诉给了司剑,此时司剑还知道是自己误会了美琪,不免觉得自己太自私,自责不已。 随后鹏辉便把美琪所写的诗交给了司剑,待鹏辉离开后,司剑还缓缓打开,只见写着: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这四段词分别是陆游与唐婉的词作,前两段为陆游所写,后两段为唐婉所写。

陆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个大家闺秀唐氏。 结不料,作为婚姻包办人之一的陆母却对儿媳产生了厌恶感,二人终于被迫分离。

几年以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 心中感触很深,陆感怅恨不已,写了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词以致意。

唐婉则以此词《钗头凤·世情薄》相答。

据说在此后不久,唐婉就在悲伤中死去。   看了美琪所写的词,司剑心里甚是不安,内疚与自责。   听说美琪要嫁给鹏城最着急的人还是周其昌了,于是他便匆匆找到王金凤,质问金凤为何要把美琪嫁给鹏城?王金凤听后说这事赵家与艾家的事,与周家无关!周其昌听后甚是生气,美琪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可以让美琪嫁给品行不端的人!王金凤听后说道,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你儿子着想,难不成你想让美琪与司剑继续纠缠下去?难道让美琪嫁给周家还放心吗?听了王金凤的话,周其昌愣住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

  美琪嫁给鹏城的消息传出来便成了这座城市的头条大事,司剑的心里甚是着急,婉婷他们亦是如此。 大家都想办法把美琪救出来,然后让美琪和司剑远走高飞,然而他们每想出一个办法都被自己否定了,司剑想干脆来一个“大闹赵公馆”,可这万万行不通的,到时鹏城会加强警戒。

可是这段时间,婉婷却发现父亲周其昌对美琪的事也格外关心,时不时询问美琪的事,婉婷问父亲为何如此关心美琪?周其昌说美琪是他们的朋友,所以顺便关心了。

当然这个理由远远不能让婉婷他们信服,难道说是父亲与王金凤之间还藕断丝连?然而,此时他们正为美琪的事而焦头烂额,所以他们也没有细想。

直到几天后,杜青青还想出一个救美琪的办法。   【美琪答应嫁给鹏城了,这件事是否会成为事实呢?杜青青想出了什么办法救美琪?美琪是否能与司剑破镜重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