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一个初中毕业生的写作追梦之旅(转载)
2019-07-09 / 来源:本站

一个初中毕业生的写作追梦之旅(转载)

  作者:驼铃  说来有趣,我曾在微信公众号上胡乱捜索阅读,看过一个叫《心像艺缘》的公众号内的文章,因为是高深的艺评,隔行如隔山,也就没有关注。 后来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西充文友,她向我推荐起一个公众号来。   “啥?《心像艺缘》?你哥注册的?”这就有点无巧不成书的味道了。 本来在艺评类公众号中,《心像艺缘》就比较独特,它有思想有内涵,语言犀利又不乏灵性,见解精辟独到,理论自成体系,没想到是西充老乡开设,得关注它好好看看。   杜洪毅:《心像艺像》微信号创建者,四川省西充县人,当代书画艺评专家,独立艺评人、网络原创思想家,长期专注于心理学、美学、艺术市场等跨领域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探索。 多篇艺术类文章发表于《中国文化报》《中国美术报》《中国书画报》《收藏与投资》等专业纸媒,作品被《美术报》《书法报》《收藏投资导刊》雅昌艺术新闻、新浪收藏等大量纸媒和网络媒体转载。

曾接受香港凤凰卫视专访。 著有《质问当代——艺术批判与审视》等书。   这样的一个青年才俊,在我们传统意识里,肯定是某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某文化部门任职,拥有丰厚的薪水,再不济也必定出生书香门第。

  然而并非如此。

杜洪毅初中毕业后只在西充大槡蹬农校上了一年学,因为严重偏向理科,又不想学英语,也是为了减轻原本负债的家庭经济负担,便弃学出外打工去了。   在广东,稚气未褪的小青年老老实实做了几年工厂车间一线工人,后来通过工余学习拿到电工资格证书,又做了好些年电工与酒店电工领班……  回忆起来,那年查扣无暂住证外来民工事件应该是他人生的一个分水邻——无端的扣留关押,激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奋笔疾书,写下《暂住证所承载的岁月》,在新浪博客连载。 人生往往是一个不断发现自己也发现世界的过程。

写作对青年杜洪毅而言纯粹是个意外,这一写,让上学时讨厌作文的杜同学发现了“新大陆”——原来自己还有写文章的天赋与潜能呀!怪不得自己总喜欢看书读报而且着迷!怪不得总感觉自己兴趣爱好广泛到喜欢阅览各门类艺术书籍!那时的杜洪毅不知道,自己后来能迅速走向人生的辉煌,成为当代书画艺评专家、独立艺评人、网络原创思想家,得益于早年长时间的博览群书,得益于坎坷中绝不能泯然众人的信念执着!写过一些诗歌散文随笔,杜洪毅开始了向文艺评论进军……  人生就是一个耕耘与收获的过程,一切的付出与勤勉,都会成为一种累积一种沉淀,它们会默默铺路,只为让你成为更优秀的人。

  那是一个万物都显出蓬勃生机的季节,杜洪毅在一个心潮澎湃的日子开启了北上旅程。 北京,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有志青年,也是生长草根艺术家的摇蓝与福地。

北京以她宽阔的胸襟迎接和拥抱了充国才俊杜洪毅的到来。 很快,他撰写的一篇篇充满激情的、富于博学的艺术批评与思想体系论文在京城各大报刊杂志占据了拥挤的版面,仿佛艺术论坛上空的一抹霞光一道闪电。 直击灵魂的拷问可能因为年轻显露出过份的锋利和偏颇,惊扰了某些清梦中的正统抑或学院派的艺术家与艺评家们,有坐不住的,开始以反批评的名义披挂上阵,讥讽、辱骂甚至进行人格上的诬辱,看得关心他的亲人和朋友们心里发紧,手心里为他捏出了汗。   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 古今中外,历来成大业者,无不是那些胸怀宽广的人,你能走多远,决定你的往往不是脚力而是心劲。 2017年5月,杜洪毅老师用他的心胸明媚了笔下的文字,写下《致敬那些曾经批评过我的人》。

  他说:真应该感谢那些批评(其实是批判)过自己的人,应该向他们致敬。

即便有些批评是如此尖锐,让人不舒服,即便有些批评中夹杂着辱骂和人身攻击,那并不重要。 事实上是,没有一个批评者伤害到过自己,反而是他们让自己变得更为理性,更加坚强。

对于这样一群在成长道路上用另一种方式帮助过自己的人,难道不应该向其表示敬意么?  好像就在这一年,杜洪毅老师回到西充老家探亲。

那个八达岭上放飞梦想,护城河边抚今追昔,天安门前心潮澎湃的青年才俊,置身父亲的花园,聆听母亲的唠叨,有几分钟傻愣愣的盯着屋门前的一方鱼塘,心潮却像嘉陵江水流一样湍急。

不能,不能!自己曾写下过“人生最大的无奈莫过于不能做自己想要的自己。 ”那不是誓言,那是自己真正的想法和信念。 回家来结婚生子,帮着父亲打理花园?显然,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心胸早已装不下这一隅天地,从早年父亲承包门前的鱼塘被人掠夺欠下一屁股债那天开始,小小少年便有了突围而去的意念。 妹妹写下《父亲的花园》在老家的网络平台发表出来,才成就了自己此次的老家之行,想回来看看60多岁的父亲倔强了一辈子,用一股怎样的心劲把日子过成了满目花开。 行前自己就感到了有些不妙,朋友语重心长说杜老师哦,在你的家乡,要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才堪配你的思想与才情!我们的杜老师只是淡然一笑,朋友不知道,这些年,小小的凤鸣镇,光是省级和国家级的作家,自己知道的至少3人以上,更别说走出了多少文化人。

当然,远离故乡多年,会有那么一个知性伴侶待我归来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