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两百六十七章 寄以厚望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两百六十七章 寄以厚望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到达贵云楼,即见楼内高朋满座。 ~,楼子是三层三面回廊,每层回廊里摆着十几张桌子,客人在那吃着瓜果,喝着香茗。 最高的一层则是几个包间,专供女眷在内观看。 底下的天井里,搭着一大戏台子,儒林班的戏子正在唱戏。

谢肇淛先一步迎了出来笑道,宗海兄来晚一步,这白蛇传都演了一出,这不是弟妹吗。

林延潮与林浅浅道,这位就是我常与你说的谢兄,是我的老朋友了。 谢肇淛听了连忙行礼道:“弟妹,楼上包间请。 ”说话间,陡然听得爆天价的一阵喝彩声。

这儒林戏排得是白蛇传,还是林延潮当初继聂小倩后,偶尔给谢肇淛写的稿子。 其实真正的戏剧白蛇传,林延潮也没看过,但是赵叶版的五十集大作,每逢暑期档,他可是从小看到大的,里面的唱词唱段,自己可都是耳熟能详的。 于是林延潮据此写了白蛇传初稿,再由谢肇淛和他老爹经三年润色,终于编成七十多出的戏剧。 儒林班在林延潮与谢肇淛合股的贵云楼里上演,没料到这白蛇传一炮而红,名气比聂小倩还大,轰动了整个省。

眼下儒林班已是扩到了五十余人,每日在这贵云楼排这白蛇传和聂小倩两部,引得省城里的名宦富商,以及读书人争相而来观看。

林延潮拍着谢肇淛的肩膀道,谢兄这生意很是兴隆嘛。

谢肇淛很是高兴,不过却微微责道,什么你的我的,这贵云楼不是有宗海兄的一半嘛。 当下林延潮与林浅浅上了楼上包间里,刚进屋就有人端了铜盆,递热毛巾给了擦手洁面。

包间里十分雅致,桌上放着五色鲜果,五色干果,各式糕点。 若是饿了,还可叫一桌菜来,累了困了,还有罗汉床可供小憩。 林延潮与林浅浅一并坐着。

看着白蛇传。

此刻正是白素贞小青与许仙在西湖泛舟相遇的桥段,林延潮听到一旁包间里有人道:“这也真是绝了,非在杭州活几十年人,写不出这等苏堤断桥的美景来。 ”另一人道:“何止你听着唱词,简直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你是没看到后面。 最好看的还是白素贞之子许仕林二十年后中状元的一幕。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附和道:“不错,不错,我等最是爱看了。

听闻许仕林可是天下的文曲星下凡啊。 ”一人道:“你们可知此戏是何所作?”“当然是儒林班的班主谢在杭与其父合作,听闻其父曾任钱塘知县,对于杭州,钱塘美景自是耳熟能详了。 ”“哈哈,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此戏确实是在杭兄与其父所作,但有一日我与在杭兄闲聊。

他却道是另有高人。 我心底好奇,欲再问其详,但对方却不肯再说了。

”隔壁屋众人听了都是道:“竟有此事,王兄你可猜得一二?”林延潮在旁听了不由微微一笑,却觉得手背上一疼,原来是林浅浅见自己心不在焉,掐了自己一下。

林延潮笑了笑,当下喝了口茶目光转到了戏台上,耳里却依旧听着隔壁屋的动静。

但听此人道:“此事我也没根据,全然凭借揣测啊。 若是有人真替在杭兄作刀,而在杭兄肯直承此事,却又不愿道其名,显然是在杭兄的好友。 平日我与在杭兄同在长乐县学求学。

对他交游之人略知一二,故而从这蛛丝马迹中推断出一人来,你们想不想听。 ”众人都是道:“莫要卖关子了,快说。 ”此人却不肯轻易说出,而是道:“我再给你们提个醒,你看这白蛇传。

除了许白二人之情外,最精彩的莫过于许仕林中状元,大魁天下的一幕,非有类似此等经历之人不可写出,由此可想而知啊。 ”林延潮也是服了此人真是断章的高手啊,每每都是最紧要时候卖关子。 果真众人都是没有耐性了,一片骂声中,那人最后才道:“这还有什么猜不出,当然是今科解元郎啊!”众人听了都是一并恍然。 “听你这么说来,倒有几分可能。 ”“非解元郎这等才华,写不出来,而这中状元一幕,也是他中解元时得来的吧。

”“说来本省自嘉靖三十二年癸丑科后,再无人登科状元了,近来几届举子春闱,连一个入三鼎甲的都没有。 ”“说来说去,唯有解元郎有这机会,听闻他十五岁中举后,言自己学而未信,不赴会试,反而在家苦读三年,看来今科必有把握,且其志不止在同进士而已。

”三鼎甲称进士及第,二甲进士称进士出身,三甲进士称同进士出身。 众人又议论了几句。

当下林浅浅向林延潮问道:“你不去见见他们吗?”林延潮笑着摇了摇手道:“今日只陪你看戏。

”林浅浅甜甜一笑。 戏看完了,林延潮下了楼。 谢肇淛此刻正与十几名读书人正在闲聊,见了林延潮立即介绍道:“诸位,这位就是你们说一直要见的林解元!”众人听了都是一并来见礼道:“林解元!”林延潮礼貌地回礼,谢肇淛笑着问道:“宗海兄,我受人所托,替他们问一问,宗海准备何时进京?”林延潮干脆地道:“就在这几日。 ”谢肇淛笑道:“眼下咱们闽地举子之中纷传,今科唯有宗海兄你,还有漳浦的刘国徵,晋江的李尔张三人最有把握中式,或许还能代我闽地士子得三鼎甲呢。 ”林延潮立即道:“延潮何德何能能代表闽地的举子,讲资历,在下不过第一次赴春闱,论才学,我文林社中的翁克生,林楚石才华都胜我一筹,各地举人也多有豪杰,更不用说天下十三省,负有才学举人如过江之鲫,春闱中式实是不敢轻易奢望。

”众人都道:“林兄过谦了。 ”几人说话声音很大,引得左右士子官宦都看了过来,听闻眼前对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解元后。 一名四十多岁的士子道:“宗海兄,在下籍贯闽东,说来惭愧考二十多年仍只是生员,咱们八闽读书人平日虽爱打小盘算,若论文章,咱们也从未输给其他诸省才子。 所以宗海兄,你可万万不肯谦让。 ”听此人一言,贵云楼里的各士子们当下纷纷道:“是啊,宗海兄,你可不能谦让啊!”“我等此番都是对你寄以厚望。 ”“望宗海兄,为我闽地举人夺个三鼎甲来。

”林延潮见不可再谦虚,再谦虚就是虚伪了,于是笑了笑作了个团揖道:“既是如此,延潮多谢各位抬举了。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