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商鞅不姓商:你知道先秦时期人们的姓氏是如何形成的吗?
2019-06-11 / 来源:本站

商鞅不姓商:你知道先秦时期人们的姓氏是如何形成的吗?

那为什么说先秦平民都有姓氏呢  首先,先秦社会是从氏族社会发展而来的,还保留有大量的氏族社会特性,直到时所谓平民的政治地位都很高,他们是国人,是有类似古希腊城邦公民的政治地位的,有服兵役的义务(相对而言住在离城邦较远的区域,只纳税不服兵役的是野人)。 所谓大师维垣(《诗经-大雅-板》),指的就是这些国人是国家的军事基石,有人也认为这是在当时大都不城的情况下,国人就是周天子的军事屏障。

而且当时还是宗族社会,周天子-诸侯-卿-大夫-平民有完整的宗族体系,平民都生活在宗族之中,特别是井田制下生产生活都是在一起的,没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其次,姓氏在当时都是有特定用途的。

比如姓就在婚姻中起关键作用,先秦强调同姓不婚,同一个姓的人是不能结婚的,这明显是为了优生优育考虑。 所以才会有秦晋之好齐国女儿不愁嫁等说法,因为它们一个是嬴姓,一个是姜姓,在一票姬姓诸侯里自然非常吃得开。 平民百姓也都必须遵守这一规定,甚至于如果要纳女奴、妓女之类实在是已经忘记了姓的人为妾(毕竟很多人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还要专门找巫师占卜一下是什么姓……  而氏也是一样,氏主要的来源是封地,但氏并不仅仅只包括那个贵族及其后代,还有一并被封给他的远房亲戚们,或者他自己的亲戚们。

卿在先秦时代更多指的是一个家族,在当时个人奋斗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说谁辅佐谁,那是一个家族齐上阵的,百里奚之类空乏其身的那都到了中晚期了,在春秋之前的官职一般都是世袭的。 周厉王时连像用小一点的诸侯国国君担任卿士都被认为是在颠覆统治秩序,同样出自当时的《诗经-大雅-板》这首诗,大邦维屏,大宗维翰,大宗族才是维持统治的基石。 至于之类的人,不要以为他是自己来当什么军师的,吕望是带着自己的族人一起跟着周武王打仗的,被封到齐国后,吕氏家族叮咣五四就把原先在齐国地盘上的莱夷给打残了,生生打出自己的国土,这可不是靠的姜太公做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天子和诸侯们的军队中,同一个氏的人通常是会被编到一起去的,军事指挥官就是那个氏的宗主,他会世袭到官职,先秦时文武不分,卿大夫平时按世袭的官职从政(官位等级一样,但未必是同一个职务),出征时就带着自己家族和封地上依附于本家族的其他氏族的人马跟着打仗,这跟欧洲封建时代的贵族带着附庸去跟着国王打仗差不多。

而当时由于正处于封建时代,两个卿家族之间可是啥事都能发生的,被编到敌对的卿家族宗主率领的军队那可是前景大大不妙。

而这种编制方式也为一些国家的分裂埋下了伏笔,比如晋国最后就变成了各个卿家族各自率兵一起参战的场面,打内战实在是太顺理成章了。   而要灭亡一个氏那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像赵氏孤儿的故事原型是下宫之难,赵氏遭到晋国除了韩氏之外其他所有卿家族的攻击,但这也只是屠杀了赵氏的贵族本宗,其他分支的比如邯郸氏等并未被波及,赵氏的平民也颇为庞大,更有远亲秦国公室的声援,最后晋景公还是留下了赵武继承赵氏。 而虽然赵氏本宗给杀得就剩一人了,因为赵氏的基础还在,在赵武的一生中赵氏又重新恢复到了一等卿家族的地位。

  最后,就是很多因国名而成的氏是在被灭国了,公室贵族都成了平民后出现的,因为在诸侯国存在时,除非是另分出支系,否则公室根本就没有称氏的必要。

比如项氏就是项国被鲁国或者齐国给灭了以后,项国的公室流落民间才以项为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