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美媒中国在线教育兴起 美国乡村沾光
2019-06-28 / 来源:本站

美媒中国在线教育兴起 美国乡村沾光

每天凌晨5点,奥特姆·弗莱彻都会走进她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蒙茅斯郡的家庭办公室,打开笔记本电脑,与北京刚刚放学回家的中国学生对话。

大象!电脑屏幕上,孩子用英语说道。

摄像头的这一边,弗莱彻通过手势给出提示。 弗莱彻纠正了孩子的发音。 有时,她还会使用白板和卡片来提示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学生。

据美国《今日美国》报网站报道,31岁的弗莱彻是3个孩子的母亲,已经在网上做了5个月的在线英语教师,教的大多数是5岁到11岁的中国学生。

通过笔记本电脑、耳机和摄像头,弗莱彻教孩子们基本的英语语法、日常会话和英文歌曲。

今年3月,在伊利诺伊州的这个小城镇,足不出户的弗莱彻一周平均工作30个小时,一个月就赚到了2100美元。

如今,有数万名美国人在远程教授英语,借助遍及全球的通信技术和注入巨资的中国在线教育平台,与想要学习英语的中国人连接在一起。 支持者们称,这种连接能给远离主要求职市场的乡村社区提供有价值的工作机会。

近年来,美国许多乡村在不断流失居民和工作岗位。 中国需求给普通美国人带来福音《今日美国》网站称,这一趋势为美国的经济增添了一股国际气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在家中当起自由职业者。

据在线教学平台ESLAuthority创始人昆西·史密斯估计,中国大约有100家在线教育公司,这些公司通常会雇用英语为母语的美国人在线授课。 FlexJobs网站是专注于兼职、远程和自由职业岗位的搜索引擎,据该平台估计,得益于这些公司,在线授课已成为美国最常见的远程工作。 弗莱彻所在的中国公司VIPKid于2013年建立,起初只有10名教师,如今它已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在线英语辅导平台之一,在美国和加拿大有7万多名教师。

2017年,VIPKid的学生总数已达到60万人,在中国的学生超过20万。

《今日美国》网站称,VIPKid在美国的老师必须母语是英语、具有学士学位,在美国居住,如果有与孩子相关的工作经历则更好。 每节辅导课时长30分钟,这家公司付给老师的平均时薪为12至20美元,大多数教师每小时能挣14美元。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在线授课的老师没有医保。

在线辅导类的工作尤其适合那些上过大学、想找一份入职门槛较低的工作的人。

FlexJobs创始人萨拉·萨顿说,对生活在乡村地区、面临长途通勤和经济机遇较少等挑战的人而言,这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选择。

据FlexJobs统计,该平台数据库中教育领域的远程职位发布数量在2015年至2018年间增长了37%。

成为远程口语教师前,弗莱彻从事市场营销工作,不得不忍受每天1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

我离开家人的时间长到数不过来,儿子因为白天得不到照顾常常生病。

弗莱彻说。 9个月前,弗莱彻遭遇了车祸,13根骨头骨折。

当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休养身体、担心自己今后不能走路时,另一个问题也在折磨着她:她今后靠什么谋生?她在脸书上注意到,一位朋友正在网上辅导中国孩子英语,这激起了她的兴趣。

她立即提交了工作申请,之后在助行器帮助下完成了面试,并于去年12月前往芝加哥参加了入职培训。 现在,弗莱彻的时薪是18美元,可以选择让公司每个月或每两个月通过PayPal或银行转账支付薪酬。

这份工作免去了通勤、购买工作服和雇人照顾孩子等花销,弗莱彻每天从早晨5时工作到上午9时,其余时间都可以陪孩子们。 我现在能把家庭放在第一位,但仍可以做有意义的工作。

弗莱彻说,这份工作使她能为家庭作更多贡献。 《今日美国》称,在线辅导公司利润很高。

根据福布斯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VIPKid的市场价值超过30亿美元,吸引了包括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在内的投资者。 其他中国公司也不遑多让。

另一家领先的在线教育集团51Talk在北美和其他英语国家拥有万名英语教师。

由中国教育公司新东方推出的BlingABC每月吸引超过1000名美国申请者从事其在线教学工作。

史密斯说,日本、韩国和俄罗斯等国对在线英语辅导的需求也很旺盛,但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市场。

他创建的网站ESLAuthority每月都会列出100到300个辅导职位的空缺。 在线教学让人们拥抱另一种文化《今日美国》称,一些新趋势正在扩大中国对英语教师本就旺盛的需求。 2016年中国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越来越多的孩子渴求更高质量的教育。 中国父母仍然对学习英语充满热情,仅仅靠公立教育无法满足他们的多样化需求。

北京教育融资学者王江禄(音)说。

与此同时,自2015年以来中国已投资1820亿美元,以提高互联网速度。

根据世界银行官网的数据,从2015年到2018年,中国宽带用户数量从亿增加到亿。 2016年,对教育行业的私人投资兴起,在线辅导行业一飞冲天。

大量的新生中国公司为招聘英语教师,在美国展开了激烈竞争。 新公司……提供了大部分新工作,因为他们需要建立自己的教师名单。 史密斯说,他们通常给新雇员更高的工资、提更低的要求。

许多在线辅导老师是退休老师和全职妈妈。

据美国《侨报》网站报道,住在康涅狄格州奥克维尔的萨拉·基恩从去年10月开始担任在线英语老师。

和弗莱彻相似,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平时,基恩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6点到上午10点,周五和周六则从晚上8点30分一直工作到午夜,甚至凌晨2点。 去年12月,她辞去了作为日托工作者的全职工作,回到家与孩子们在一起,完全依靠在线辅导获取收入。

她说,她相信这份工作是一种财务上的天赐之物,并说她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工作。

美国《侨报》网站称,基恩最小的学生只有3岁,最大的14岁。

她教他们语法,也会辅导他们和考试有关的内容。 许多学生已通过摄像头带基恩远程参观了他们的家,并将她介绍给他们的家人。 一名学生曾在北京一家餐馆边吃饭、边听她讲课。

他走到大街上,向基恩展示了北京的街景。 灯光璀璨、高楼林立,令人惊叹不已。

基恩说,通过在线教学,你能够拥抱他们的生活和文化。

当然,《今日美国》指出,在线辅导市场目前还有不成熟之处。

居住在中国香港的小学生尼古拉斯·江(音)在过去11个月里接受了34名老师的在线教学,其中30名在美国。 我只把它(在线教学)当成聊闲天,而非一门课。

这很有趣。

江说。

有时,他会和老师一起玩网络游戏,美其名曰提高英语水平。

他的父母为26个辅导老师支付了近1000美元。 《今日美国》称,很难说这样的在线课程是否真能提高孩子的英语水平。

随着教师数量的快速增长,公司可能难以监控教学质量。

一些中国家长抱怨老师的水平参差不齐,最受欢迎的老师往往很难约上。

作为回应,一些在线辅导公司提高了对教师职位申请者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