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杨柳】雪夜疾驰(随笔)
2019-05-19 / 来源:本站

听老辈人说,每逢冬月十五月亮当头的时候,站在桥头朝水上看,倒映在水里的月影子刚好分成两半:桥这边半个,桥那边半个。

  非笔试课程考试时间和地点以《考试通知单》为准。铅笔、橡皮及黑色字迹的签字笔,并按要求在答题卡上抄写《考生诚信考试承诺》。月日发布,考生可登录“个人中心”查询。(考试期间)月日)→根据选题单考生填写的论文志愿电脑派位分配导师、邮件通知考生(月日)→考生根据邮件中给出的联系方式主动联系导师→根据导师要求确定大致题目→根据导师要求查阅文献(上查询,可在淘宝购买知网充值卡)→初步完成文献综述的撰写→根据导师要求选用合适的问卷→寻求参与者(被试)→印刷纸质问卷或录入问卷星电子问卷→参与者(被试)填写问卷→回收并录入有效问卷()→整理原始电子数据转换为的文件→将数据文件交由导师审查→对数据进行分析统计→制作图表→完成讨论与结论的写作,并完善摘要部分→交导师审查初稿(月日前后)→根据导师的批示修改初稿→修改至导师允许参加答辩的程度→导师确认参加答辩→填写并打印论文审定表、打印装订论文、查重报告、原始问卷(月日至月日提交。

【杨柳】雪夜疾驰(随笔)

作者:游戏积分:0防御:破坏:阅读:287发表时间:2019-04-1017:07:35摘要:天公不作美,让旅游成了雪夜疾驰,虽然有些后怕,爱游的心却不改。 车灯的光柱里,如丝如缕的雨线已经凝成细碎的雪花,飞蛾般乱舞。

天上的乌云如蓄满墨汁的海绵,随时可能化作暴雪呼啸而来。

夜色浓重,路灯好似点点渔火,飞驰的车如漂浮在汹涌暗流上的一叶扁舟,无可依托,唯籍车灯的光束撕破黑暗,劈出前路。

    这是猪年的初五,雨雪交加的夜晚,我们一行16人分乘三辆私家车,以超过百公里的时速,飞驰在京沪高速上,不顾一切的要抢在暴雪封路前赶回唐山。

    逼迫我们提前返回的雨,是从下午两点开始落的。 第一颗水珠打在睫毛上时,我正站在树下眺望千岛湖,一股凉风夹着细密的雨点扑面而来,枝叶立时沙沙作响。     预报的雨雪如期而至,虽然不情愿,我们也得立即登车赶路,匆忙中连食物饮水都没备足。

  京沪高速,雨雪交加,南下的路已经堵得严严实实,担心遭遇同样厄运,北上的车都开足马力往前冲。 天色渐晚,气温越来越低,路面难免结冰,在冰冻的高速路上夜行,无异于刀刃上行走。     “离南京还有多远?”稳了稳乱跳的心,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快到了。

”大红看了看手机上的百度地图。

    原计划在南京住宿,可天气让这计划成了两难选择。 住,也许会被暴雪截在南京,春节假期结束前赶不回去。 不住,意味着在恶劣天气连续16个小时的疲劳驾驶,冰天雪地中用十几条生命冒险。     雪下得更密,南京成了车窗外转瞬即逝的灯火。

三辆车协商后决定,凭驾车人的体力,能开多远是多远,行一里离家就近一分。     隔离栅的另一边已经成了灯河,所有的车都开着大灯首尾相接,既不能前行也无法后退,绵延二百多里,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寄希望于老天开恩。

见此情景,心中更加忐忑,一遍又一遍查询路况。

“合肥大雪”,“阜阳大雪”,“济南大雪”,一条条信息刺痛双眸。

微信里也是一片悲鸣:下雨困在黄山了,标间1800;丽江爆满,今晚睡旅店大厅沙发;前面撞车,两小时没挪窝。     连日的疲惫却未带来丝毫睡意,四肢酸痛,头脑却异常清醒。

记忆随同路两旁的景物飞快向后退去,二十多年前的情景从茫茫夜色中浮现。

    那是早春,我和同学提着塑料水瓶,背着面包榨菜,冒着轻寒跑到千岛之湖。

那时的千岛湖,虽说开发旅游,却没什么配套设施,岸边没有任何景点,游客乘坐大船或者租小艇到各个小岛上游玩。 大概是因为“海瑞号”劫船惨案的影响尚未消除,游客稀少,整个景区显得空旷,甚至有几分荒凉。 我和同学与另外两个扬州的游客合租一条私人小汽艇,登了孔雀岛、猴岛、桂花岛。 这些岛名字动听,其实没啥可看,岛上树木稀疏,弄个围栏,养几只猴就是猴岛,养几只孔雀既是孔雀岛。 湖水倒是可人意,清澈碧翠,一望无际,据说最深处可达百米。 远处的岛屿连成串,如绵延起伏的黛色山脉。 偶有不知名的水鸟从视野掠过,浅淡的影子消失在远处的粼粼波光中。 四周空寂,只有我们的小艇将平稳如镜的水面剪开“人”字型的波纹,激起白色的浪花。

    车身陡然一震,打断我的回忆。     “妈的,会不会开车?”大红爆了粗口,冲着刚刚强行超过的车屁股大骂。 覆了层薄雪的冰面,稍微一踩刹车就打滑,一滑就可能相撞,一撞就是车毁人亡。 刹那间就跟死神打了个照面,我不由的后怕。     “慢点开吧。 ”明知是多余,我还是忍不住叮嘱,心跳乱了节拍,一连串的早搏。     “不能慢啊,阜阳雪大,很有可能封路,得抓紧闯过去。 ”大红喝了口红牛。

    “你开两个小时了,睡一会儿,换人吧。 ”    大红怜惜地瞥了眼副驾位上酣睡的闺蜜,又喝了口红牛。     “大姑,我饿了。 ”刚才那一震把大红的侄子震醒,嚷嚷着要吃东西。 匆忙上路,没顾上吃晚餐,大人能忍,小孩子忍不了。     “前面的服务区,停一下,大家吃点饭如何?”    “这个服务区不能停。

”大红断然回答。     是的,是不能在这儿停。 这个服务区附近有条深沟,来时就有辆车差点栽下去。 好在背包里尚有几条烤鱼,分发下去,众人一起狼吞虎咽,都吃得格外香甜。 烤鱼购自文渊狮城。 历史上的狮城因背依五狮山得名,城内有许多明清时的古建筑,当年建设新安江水库,匆忙搬迁,无人关注文物搬迁,千年古城被滔天巨浪吞噬。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保护文物留存历史文化的意识日趋增强,水下古城得以原样复制。 游客在这里不仅可以观赏古建筑,还能体验各种传统手工艺,自己动手织布扎灯笼等。 路边古代装束的小贩非常热情,游客不仅可以品尝地方小吃,还能到后厨参观制作过程,甚至能亲手制作。

    走在复制的狮城,看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仿佛目睹岁月轮回,漫步牌坊街,走进实景博物馆,看街头的民俗表演,恍惚间有穿越回古代的感觉。 徜徉在复原的水下古城,我似乎听到历史的足音,在白墙黑瓦的街巷回响。

    “大姑,开空调了吗?咋这么冷啊?”孩子又在叫嚷。 空调当然是开了,可难敌深夜的酷寒。 雪停了,寒风肆虐,隔离栅上的积雪在灯光映照下泛着白光,万籁俱寂,除了高速上飞驰的我们,还有谁没进入梦乡?也许是因雪停精神松弛下来,我的意识逐渐滑入混沌。     “大姑,我要撒尿。

”小男孩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向外一看,已经到了沧州。

车外是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冻得人直哆嗦。 拖着僵硬的腿,迷迷糊糊的跟在小男孩后面,我差点走进男厕。

    清晨六点,经过十六个小时飞驰,我们终于抵家。 打开电视,大半个中国都在飘雪,天与地锁在一片白色苍茫中。 高速成了停车场,人们裹着棉被啃着方便面,绝望地等着雪停路通。

    电话响了,是姐姐焦灼的声音:“到家了?我做了一夜的噩梦,你再也不要弄什么自驾游了,赶上坏天气,能把人吓死。

再说,千岛湖你早就去过,又跑一趟,图个啥?又累又险的,不值得。

”    人们常说,旅游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去别人呆腻的地方,掏空自己的钱袋装满别人口袋,我有时也这么自我调侃。 调侃归调侃,却总是乐此不疲。

谁说山水千年不变?二十年前的千岛湖和今天的,就大不相同。 即使风景没变,看景的心情也大不同,连每天的太阳都不一样,人间万象,焉能不变?最怕每天重复同样的内容,最讨厌一成不变的日子,为了远处的风景,掏空钱袋又如何?雪夜疾驰又如何?辛苦劳累冒险担忧,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共2373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作者携伴自驾车在千岛湖旅游,因下雪急匆匆回家,在高速路上发生的小插曲。 作者笔墨着重在路上描述雪中行的过程。

N年前与同学到千岛湖旅游,今昔对比,说出了千岛湖世道变迁,牵动几多怀想。

文章交叉叙述,脉络清晰,行文自然。 问好作者,推荐欣赏!【编辑:青州大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