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我本希冀春且住,奈何春意不由人
2019-07-12 / 来源:本站

我本希冀春且住,奈何春意不由人

  日子,不知不觉得,在暧昧的春光和晦涩的春雨里拖泥带水的走了一路。

  竟是无声息的悄悄潜入已经多时了,只是未曾在我这后知后觉的感受神经里留下什么,,沾衣欲湿的雨,吹面不寒的风,或者是柳树枝条如米粒般大的新芽,甚或是在里得以舒展筋骨的雏鸟的一坨新鲜的鸟粪。   这个周末偶然有机会去鼋头渚赏樱,本来估摸着应该是最烂漫的时节罢,没成想却已经是最后的花期,天气算是晴好的,株株樱树间却恰到好处的下起了花瓣雨。 春风尽日惹飞絮,夹杂着点点的幽怨飞蛾扑火般执着的洒向泥土里,更多的则是飘落在湖面上。 我慢慢踱步到鼋头石刻处,近处的湖水温柔的拍打岸上的礁石,仿佛一个春困醒来的人,懒懒的给自己挠痒。

鼋渚春涛这几个字倒是显得十分的恰如其分了。

我想,这该是最好的时节罢,倘若错过了,自己的心里竟没有留下一片花瓣飘零的凄美身影的话,这个春天于我,那应该是怎样的遗憾呢。   想想这个春天,本来应该在清明时节,在粗暴的北风和沙尘里在乾陵霍去病墓前祭扫一番的,花了几天时间读完了贾平凹的《老西安》,又约了两三好友,可是由于种种缘由,终于未能成行,亦或者是自己内心未免于纷繁的心境中抽离,找出的种种藉口吧,那么还是抓住春天的尾巴,尽早上路为好。   还好,自从徽杭古道归来,心就一直走在踏青的路上了,计划着徒步天姥山,身登青云梯,重走谢公道,虔诚又谦卑的追随先贤的脚步,时日应该也不远了吧。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我本希冀春且住,奈何春意不由人。

对于我,春天来的脚步确有几分拖泥带水的,离去却太匆匆,等到林花谢了春红,那岂不是更大的遗憾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