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哲学新的使命:人类理想(内含幻想与渴望)的实现何以必然成为可能?
2019-07-10 / 来源:本站

哲学新的使命:人类理想(内含幻想与渴望)的实现何以必然成为可能?

  《人类理想(内含焊锡,向后可望)的实现,何以必然成为可能?》(续)  我们认识的一切形式(无管是先验还是后验的)以及所产生对世界和自身的一切认识以及基本的范畴,其一生成的渊源,即来自于我们的先验欲求,从我们的先验欲求之胚种里萌生而出。

这是因为:  1.正是在先验的欲求中,不仅“我”的存在得到意识并确认,而先验欲求所内含的“欲求它者的显现”的结构形式,而先验地为认识奠定了“我”之外“对象”客观性存在的认识基础。

以及“我”与“对象”的区别而又相互关联的认识基础。 如果说,在胡塞尔现象学那里,“意识总是对某物(现象)的意识”而先验设定了对象客观化进程的话,“而欲求总是对它者(物象)的欲求(即便被欲求的它者是朦胧不确定的)”则更是先验的设定了对象存在的必然性和客观性(即便对象当下并不在场)。

所以,在先验的欲求中,与“我”区别而又有关联的“对象”的客观存在性认识,才以得到确立。   2.作为“对象”的世界,无一不或强或弱与“我”先验的欲望发生联系,或明或暗处于“我”先验欲望态度和意识的光谱之中。

而“对象”唯有与我的先验欲望发生显明的关联,对“我”而言具有了“意义”而被反复扫描,才能进入认知的领域,“对象”唯有被“我”先验欲望中生发的“注意”和“关注”以及先验想象的光芒所照燿,才得以“有所延留”清晰而完整地凸显自身,也才能因被先验欲求牵引而深刻持久有梳理的留存在“我”的记忆中,而被相应关联的唤醒和再现。

也才能使康德在《纯批》中所论的作为认识基础的三大综合:(直观中领会的综合、想象中再生的综合、概念中认定的综合)成为可能!先验欲求中内在生发的“扫描”、“关注”、“延留”和“关联记忆”、“先验想象”,以及动态的“行为结构样式”,成为一切认识所渊源的根本形式。   3认识的的能动性与发展总动力源于先验欲求的驱动。

认识作为一种能动性的认识,它的能动性根源于“我”之先验的欲求,是“我”之先验的欲求,给予认识以本源的实践动力,能动地作用于对象,考问对象。

在这种能动的作用与考问中,揭示出对象的各种特征与属性,将认识不断向前深入扩展,也使认识的形式不断丰富与发展。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以横面的角度来考察认识,提出“我”先验就具有12个基本的认识范畴,指出“我”具有一种先验的想象力,而使认识的先验综合,感性到概念的先验联接过度得以完成。 然而,康德并未满意的说明,其12个基本的认识范畴,如何具体而有连接纽带的先验统一联系于“我”之主体中(只以统一于“我思”而概而论之)。 而对“先验想象力”,更以“神秘性”来予以含糊的说明。

康德忽略了:作为主体的“我”必也是一个历时的存在,是成长发展中的“我”。

认识也是伴随着“我”的成长而不断成长的,所谓先验的12个基本认识范畴,只是“我”发展到成熟阶段后的认识产物。 作为“发生认识论”的创立者皮亚杰在《发生认识论原理》中,认为认识的形式,是从最初的“感知运动形式”中,伴随着“我”的成长,经由主体的同化与顺应机制,而不断地得以发展与丰富的构建。 他将认识的形式不看成是固有不变,而看成如种子长出树干与枝叶花果一样是不断生成和丰富发展着,这无疑是正确的。 但是,“感知运动”的动力来源于何处?“我”同化与顺应的机制根源于什么?“人”与动物相比为什么独能发展出高级的抽象和理性的认识,以及创造性意识?在皮亚杰那里,却并没有得到满意和清楚的阐释和说明。

对这些问题,我们唯有从作为主体之“我”的诸种先验欲求中,才能找到满意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