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八三一章 枪令之威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一八三一章 枪令之威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正在这时——大殿外,传来轰鸣之声,整个破霄门各处的禁制、大阵正在恢复,侵蚀入宗门的诡异之力正在迅速消褪。 “住手!你们这些外人,敢插手我破霄门内务,找死!”一个身影奔袭而至,这是大长老一脉的一位大高手,正焦急冲来,想要阻止这一切。

轰!突然间,在这名强者奔袭至一半时,从另一侧,有一道绝世拳劲轰出,其时机把握的妙至毫巅,伴着狂暴的龙啸,直击而来。 一声惨叫,这名强者被轰飞出去,狂暴龙拳袭体,将之右臂轰成肉泥,其胸膛也是凹陷下去,鲜血飞溅而起。

这是高矮子轰出的一拳,在解决了四个灰袍强者后,这矬子乃是杀得兴起,看到有人袭向同伴,当即就是一拳驰援。

这时候,覆着银液的熔炉再次发生变化,炉壁上的图案尽数消失,而整个熔炉竟是泛起涟漪,呈现液化的迹象。 这一幕,瞧得秦墨、银澄等同伴都是睁大眼睛,实是难以相信看到的一切。

“钟家的这件重器熔炉,难道要被银液彻底化去么?”严成影走过来,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就在这时,仿佛是回应严成影的疑问,就听得“哗啦”一声,这顶熔炉彻底液化,如同被溶解了一样,与银色液体融在一起,倒卷回原来的瓶子中。

砰……胡三爷连忙将瓶子塞紧,紧跟着,这老家伙双手一动,那瓶子就消失了,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墨哥儿,幸不辱命,小老儿刚才真是捏了一把汗啊!生怕辜负了大伙的期望。

”胡三爷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而后又哭丧着脸,道:“可是,那座至宝熔炉却被化没了,小老儿也没想到,那瓶银液的腐蚀之力如此强大,真是可惜了这件重宝。 唉……”瞧着这老家伙扼腕捶胸的模样,秦墨一行同伴都是暗骂不已,这老头真会做戏,凭他们对其了解,鬼才相信铁锈熔炉真的被化去了。 显然,胡三爷是担心秦墨反悔,事成之后,将铁锈熔炉追回去,才干脆来了这么一手。

银澄则是眯着眼睛,眼珠滴溜溜转动,这狐狸在动心思,该如何将铁锈熔炉弄到手,顺便将那瓶银液也抢到手,就再好不过了。

轰隆!猛然间,整个大殿剧烈颤动,似是随时要崩塌,在殿中一角,破霄门主长啸,身形骤然飞退,却不是逃遁,而是在飞退之中,收起了长枪,手中出现一枚枪形令牌。 下一刻,他手掌用力,猛地戳向令牌的枪尖部位,鲜血涌出,渗入枪形令牌之中。

顿时,巨响传出,仿佛是天崩地裂,一杆暗金长枪出现,握持在破霄门主手中,枪势狂涌,震得四周的虚空,场域尽皆崩塌。 这一幕,令得黑袍老者无比震撼,阴鸷的眼瞳紧·缩,嘶吼道:“破霄枪令,怎会在你这小子手中,这不可能!?”身为破霄门的元老,黑袍老者对于破霄枪令的了解,远远超过其他人。

对于他来说,在破霄门遗失的重器中,最想得到的宝物,破霄枪令排在前三的位置。 这枚破霄枪令,对于破霄门弟子,对于绝域的各大势力来说,可谓是极具威慑力。

远古时代,破霄门开山祖师晁破霄,凭着盖世神威,在大陆闯下了赫赫威名,其破霄枪令所过之处,可谓是令行禁止,群雄俯首。

在那个遥远的岁月,枪令所至,就算是主宰境强者见之,也是要行礼,退避三舍,这是何等的荣耀?若有破霄枪令在手,无论是对宗门内,还是宗门外,其威慑力比之大陆级神器还要强大。

因此,黑袍老者从年轻时,得知破霄枪令存在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念念不忘,想要将这件至高无上的重器得到。

然而,现在这枚破霄枪令,却是出现在破霄门主手中,黑袍老者如何不惊,一直以来建立的绝对自信,也在一瞬间动摇。 周围,许多强者也是惊骇欲绝,他们认出了破霄枪令的来历,皆是身躯颤动,脸色灰败,战意尽失。

“古师伯,你执意要挑起宗门内的动乱,还勾结外敌。 我只能代替开山祖师爷,今日将你诛杀在此了。

”破霄门主沉声道。

咚!一声巨响,这杆暗金长枪刺出,其速如电,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暗金轨迹,直刺向黑袍老者。

下一刻,关注这边战况的众强者皆是眼睛睁大,他们看到暗金枪芒袭至,黑袍老者竟是不避不让,似是要以肉身硬接这一枪。

随即,一些大高手则是看出,并非是黑袍老者不想避让,而是破霄枪令释放出恐怖的场域,一下子定住了那片空间,让黑袍老者无法避让,甚至连招架也做不到。 这是一种操控空间的枪域,在破霄门的典籍中有记载,破霄枪令一出,能够禁锢空间,即便目标的实力远胜持令者,也会被击杀。 暗金枪芒一闪,洞穿了黑袍老者的躯体,枪芒并未停止,直射入大殿深处的墙壁上,传出轰鸣的炸裂声。 只见,黑袍老者的胸膛,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其中的心脏已是炸开,狂暴的暗金枪劲在其体内肆虐,将之生机断绝。 “真的是破霄枪令……”这是黑袍老者最后一句话,其身躯随之从半空跌落,落地之时,已是化为一具尸体。

一位修为盖世的巨擎,当即陨落!此时,大殿另一侧,又是一声惨叫传出,黑铠武者扑倒在地,背后插着一对短枪,乃是被蔺前辈命中致命要害,也是命陨。 事实上,在铁锈熔炉被化去,破霄门主取出破霄令牌的那一刻,黑铠武者已是丧失了斗志,知晓大势已去,便拼尽全力,想与蔺前辈同归于尽。 却由此露出了破绽,反被蔺前辈抓住一个空隙,将之一击毙命。

这个时候,大殿中敌我双方强者纷纷停手,陷入一片寂静,大长老一脉的众强者都是脸色苍白,面对这样的失败,都是无比恐惧,却又兴不起反抗的心思。 毕竟,器炼破霄门的阴谋被破,破霄门主又取出破霄枪令,展现了无比战力,面对这样的局面,破霄门众强者又如何能够再提起斗志。

“古师伯,大长老解元羽等妄图颠覆我破霄门,这些首恶已是伏诛,尔等虽是从犯,但是,终是我破霄门的弟子,若是现在俯首认罪,本门主会网开一面,不会追究你们的死罪!”大殿半空,破霄门主提着暗金长枪,沉声说着,其声如雷,远远传出,在整个破霄门上空回荡。

殿宇中,大长老一脉的众强者交换眼神,而后便听得一阵兵刃坠地声响起,一个个放下配枪,跪地高呼“门主”,表示愿意认罪。

这些强者们心中苦涩,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竟是这样惨淡收场。

同时,他们也知道,即便门主答应网开一面,不会对他们下手,但是,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终生都会背上“背叛宗门”的标签。

不远处,秦墨一行同伴目睹这情景,都是暗中摇头,有些感慨。

谁能想到代替奕师前来破霄门,拜访蔺前辈,却恰好遇到这么多事。

“墨兄弟,这一次宗门能够安然度过难关,也是多亏了你们。 算起来,咱们以后也不算外人,第一长老以后说不定也是半个阵宗的人。 ”严成影凑近,满脸笑意,压低声音与秦墨说道。 话音未落,一道劲风袭来,无比迅猛,避无可避,而后砰得一声,严成影捂着脑袋倒地,额头上肿起一个大包。 “在背后随意非议师长,一点规矩都不懂,你师傅平时怎么教导你的?”不远处,蔺前辈揉捏着纤手,脸上蕴着薄怒,显然这一记闷棍是她下的手。

不过,在她眼眸中,却也有着一丝欢喜,显是严成影的话还是很中听的。

秦墨、银澄则是闪至一旁,对严成影的话恍若未闻,免得被殃及池鱼,对于这位朋友的遭遇,也只能在心里表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