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沉浸式新闻重在价值表达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沉浸式新闻重在价值表达

  当虚拟现实技术在游戏、直播、教育等领域落地生根时,“让虚拟照亮现实”在融媒体时代已不再只是句口号。 近些年,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提升了受众的沉浸式体验,引起了新闻业的关注,国内外新闻媒体纷纷布局虚拟现实技术。    沉浸式新闻,通过虚拟现实输出设备构建新闻现实的模拟场景,为受众提供沉浸式互动体验。 受众以第一人称“目击者”身份,深入新闻事件中,身临其境地感受报道现场,获取对报道事件的认知。   沉浸式新闻依托计算机技术,为新闻报道带来全新的叙事方式,也为受众创造了一个“拟态环境”。

受众不再简单地阅读和观看新闻,而是“亲历”新闻,并主动删选和处理信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黄楚新认为,沉浸式新闻区别于传统新闻的最大特点在于重塑用户体验。 借助特殊设备,用户由新闻阅读者转变为现场目击者。 用户能够体会传统新闻难以提供的现场感,获取更多新闻细节,从而增强在获取新闻过程中形成的“现场”感受。

  黄楚新表示,以往的传统新闻多会根据不同传播载体进行分类生产,而沉浸式新闻则在前期制作中融合图片、音频、视频等复合的新闻现场素材,并在建模的基础上进行动态捕捉,构建虚拟环境,形成具有强烈的现场感与真实性的空间叙事环境。 身陷“沉浸”体验中,受众以“见证者”的视角获取强劲的视觉冲击力和情感震撼力,洞察变化,感受细节。

沉浸式新闻凭借三维虚拟环境、丰富的表现形式和独特的制作流程,使“叙述”新闻向“呈现”新闻进化。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匡文波认为,虚拟现实技术实现了新闻业的沉浸偏向,让受众置身现场。 沉浸式新闻是一种新的报道形式、形态和趋势,但是未来的新闻报道不会全部是沉浸式新闻。   沉浸式新闻作为一种全新的新闻报道方式,似乎已成为各家新闻机构竞相涉足的领域。 但处在发展起步阶段的沉浸式新闻,仍面临诸多困境。

  针对沉浸式新闻功能的实现,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副院长何志武提出了两点疑问:第一,新闻应力求完全真实,但在虚拟技术条件下,沉浸式新闻能否完全做到客观呈现、真实呈现。 第二,能否考虑到观众的需求点。

由于收看新闻和影片的诉求点不同,观众注重的到底是报道的题材、事情真相,还是现场体验  谈到沉浸式新闻存在的问题,匡文波认为,受到技术条件、资金成本等因素的制约,目前三维虚拟环境仍不够精细,拟真度尚低;直播拍摄和虚拟建构无法实现同步进行,直播性不强;沉浸式新闻能够提供“体验”,但无法深度描述新闻事件。

  “沉浸式新闻仍面临来自技术、新闻伦理等方面的挑战。 ”黄楚新表示,鉴于当前技术发展,沉浸式新闻在新闻时效上仍待突破。 同时,目前沉浸式新闻更多集中于短时间、具有宏大新闻场面的新闻报道,实现新闻现场的全景报道,对于大型调查性新闻报道缺乏充分的把控力。 此外,在体验过程中,用户多感官被构建的新闻现场浸润,过于近距离接触新闻现场,易使用户在体验过程中失去合理的“理性距离”,从而更易受到“过度媒介化”的影响,致使非理性情绪蔓延。

  “如何使用户在接触沉浸式新闻过程中仍保持理性,成为当前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新闻报道中的一大问题。 ”在黄楚新看来,基于构建新闻空间的沉浸式新闻,并没有摆脱议程设置的局限,“看似真实的新闻现场,可能存在更为难以察觉的欺骗性与操纵性”。

   尽管仍有诸多问题需要探索,但不可否认的是,沉浸式新闻为媒体行业带来了一股新潮流,并且正在实践的路上不断自我完善和发展。

  黄楚新认为,如何在短时间内生产制作高品质的沉浸式新闻,并实现高效的传播与用户接收,将成为国内各大平台沉浸式新闻的主要竞争点。 他表示,提高沉浸式新闻的普及度,应从四方面入手:第一,着重突破虚拟现实技术对空间的构建,尽可能实现采集与生成一体化,在争取时效性方面深耕。 第二,通过技术支撑,提高拟真度,为用户带去更加强有力的冲击感与现场感。 第三,提高用户硬件设备普及率,突破传播局限,实现日常化发展。

第四,加强用户的新闻媒介素养,避免“过度媒介化”带来的潜在风险。   在何志武看来,应将沉浸式新闻的着力点放在新闻价值点的呈现而非炫技上;必须以有价值的新闻内容作支撑,否则新闻便会失去意义。 (编采之友)  (稿件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